​ 一直没有机会一个人去陕博转一转。最近《国家宝藏》比较火,陕西博物馆杜虎符、葡萄花鸟纹银香囊和《阙楼仪仗图》参战。陕博这期最近一直没有看,不过临时兴起,趁周三没事儿,去陕博一趟,为信仰充值。

​ 随手拍了几张照片,暂且一记。

​ 为什么一定是一个人呢?忽然想起一个托福题,“Some people like to travel with a companion. Other people prefer to travel alone. Which do you prefer?” 显然这个问题比较适合我。独自一人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为的是能够自在地看一看自己喜欢的东西。累了就歇会儿,不累就继续参观,或驻足细品深思,或走马观花,岂不快哉?

​ 大约6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智人走出非洲大陆。然后,我们的祖先遇到了直立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我们的祖先们和他们大约共存了3万年,然后,其他人就灭绝了,只有我们的祖先活了下来。But why? 有一种观点是,他们被我们的祖先吃~~吃~~吃~~了,确切地说(可拉倒吧,都是猜测而已,根本没有定论),我们的祖先和他们相爱相杀,互相通婚,互相捕食。嗯,似乎没什么不对的地方。虽然其他人种都灭绝了,但我们的基因里还保留着他们遗留下的片段(虽然被吃了,祖传的DNA还是送了出去~~~~)。其实主要是脑子好,外加能吃(不愧是吃货先祖,邪魅一笑,哈哈)。

​ 看到这个实在想笑啊,为什么人面具一副猴子的样子。

先周、西周世系表先周、西周世系表

​ 这个应该是直接从《史记-周本纪》里面抄下来的吧?自己初中的时候还照着《史记》把商、周二族的世袭表画了出来,今天算是看到官方精装版吧。

​ 陕博许多讲解员对于商、周关系的介绍明显欠妥,思维停留在封建时期,用农民起义朝代更迭或地方割据政权推翻中央王朝的观点看待商周更迭,难免误导了游客。可是,恐怕社会主流都是这种观点吧。只怕《封神演义》除了会飞会施法的那几个,其他都是“真的”了。

​ 利簋,刚看到它,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边上也没有详细的介绍。陕博这件是复制品,原件在国家博物馆。刚看到,先是一喜,而后一惊,利簋,堪称镇国之宝,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竟是这般待遇?一番思考后又觉正常,陕博藏品众多,若论国宝,皆可称国宝,此次参加《国家宝藏》的杜虎符亦未单列展出,若与相邻的兵马俑相比,只怕不值一提。

杜虎符杜虎符

​ 汉时期,民族国家雏形已成。“汉并天下”是骄傲,也是自信。近来,人们热议“卫青、霍去病从历史教材中消失”。相关部门怕的是民族关系、政治正确?只怕这个想法有些多余。对于一个或消失、或融入到我们血液中的民族,我们为什么要怕呢?我们在怕自己吗?“汉并天下”,不仅仅是武力消灭,更是文化融合,而后者,才是中华民族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换言之,维护统一的不是血统,而是文化。曾经叱咤风云的匈奴、鲜卑、契丹、女真……今何在?也许大肆批评“五胡乱华”、满清屠城的某些大佬的血管里,正流动着这些民族的血液。

独孤信多面体煤精组印独孤信多面体煤精组印

独孤信也算是位极人臣了,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北周、隋、唐三朝的老丈人(厉害.jpg)。

日本平城京平面图日本平城京平面图

平城京城市布局,完全仿着大唐长安城。不得不钦佩日本人谦虚善学,可以毫无顾忌地学习中国,派遣一批一批遣唐使来华,也可以刮骨疗毒般学习西方,几十年内跨入发达国家行列。中国若能如此,何愁民族复兴?我们可以批评谴责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不思悔改,但却不能忽视日本先进之处,日本亦可为我中华之师。

中国古代十四王朝建都陕西一览表中国古代十四王朝建都陕西一览表

人都爱给自己贴金。如今中国有“八大古都”一说:西安、南京、北京、洛阳、开封、杭州、安阳、郑州。有的不过偏安一隅,有的充其量只能算是地方割据势力大本营。对于各城市而言,拿到“古都”这个名头是第一步,第二步便是凑“几朝古都”这个数字。

在我看来,“古都”一词应该有些“庄严性”,至少应该是全国性或者主要政权的国都吧。西安、洛阳、北京,这三座城市应该算是当之无愧的古都;南京长期作为南方政权首都,念其由“维护正朔”之功,文化意义非凡,可算作古都;安阳,倒不如“邺城”来得响亮,其居北方中心长达四个世纪,亦可称为“古都”。开封算作古都,好歹有个北宋“一统天下”的底气,临安城不过偏安一隅,宋人自己都说了是“临时安置”而已,今人怎能强行说是“都城”呢?郑州怕是连自己也拿不出什么实实在在的东西,拍着胸脯告诉别人自己是古都。

拿到“古都”这个名头,下面该凑数字了。巧了,中国历史上两个大的混战时期,“五代十国”和“南北朝”给了各个城市凑数字的机会,五胡乱华这种皇帝不值钱时期走马灯般的政权给大家的“x朝古都”加了好多分。西安本有周、秦、汉、唐居中作底,再有些全国政权,如晋、隋在外掩护,何必硬是找些前赵、前秦之流凑数?甚至都算上了王莽篡汉,这是自己打自己脸吗?可笑陕博,连“大夏”这种东西都算进陕西古都里。洛阳把隋、唐的东都和武则天的“武周”都算上了,外加五代,硬是凑到了十三朝。安阳算上几个五胡时期小政权,自称“七朝古都”。开封连大禹的夏、战国时的魏和被蒙古人打得逃窜到开封的金国都算上了,实在佩服这个“八朝古都”。南京能算上东吴,却偏偏不算朱元璋的“明”和老蒋的中华民国,滑稽.jpg。杭州和郑州,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评价你们了。

日出烧肉丼日出烧肉丼

陕博边上兴善寺东街的一家小店。“丼”是古汉字,现今不常用,日语里指盛装饭或面的食具。自己很爱这种吃法,生鸡蛋拌上米饭和香喷喷的烤肉,吃出了“孤独的美食家”的感觉。红豆粥很甜,饭后吃正好。